首页 >>游记攻略 >>四大无人区,一场生死穿越的记忆。(一)

四大无人区,一场生死穿越的记忆。(一)20天 优质
  • 2010年1
  • 乌鲁木齐市
  •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

人在面对生死的时候是怎样的心境,对于我这个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实在不能了解和感同身受。但朋友的这篇帖子,让我有试图体会这份经历的冲动,想要借着想象来体会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那一群人当时的感受,也因此想要把这篇游记的文字重新做个整理。


图片

图片

人生如梦,红尘似歌,时光如同奔驰的骏马,在一路尘嚣落定后便杳无踪迹。

往事在记忆中,是抹不掉的过去式,每一页都记载着我和我的伙伴们曾经的患难与共、曾经一起经历过的悲伤和欢乐,这记忆也留在广袤的四大无人区里……

这段时间有了点闲暇,无意间打开相册,翻到了2010年11月x日,我们一行42人身陷四大无人区之一可可西里时的照片,突然间,就触动了我在那个地方,在面临生死时的那根敏感的神经。脑海中慢慢理着头绪,一点一点回忆着当时的情境,并且试着写出来、分享出来。为看到这篇帖子的朋友们揭开四大无人区神秘面纱的一角,感受我们在那个充满新奇和不可预知的地方所经历的惊心动魄和绝地逢生。那是个一想到就令人莫名兴奋和充满矛盾的地方,让不曾去过的人满怀期待和幻想,让去过的、感受过那如梦幻般的探险的人只想远远的逃离。


图片

图片

四大无人区可可西里,是沉迷于户外越野的人向往的地方,有钱的可以去给自己镀一层探险的金用来炫耀,没钱的可以去感受一场猎奇的经历用来吹牛。那个极度挑战心里素质,挑战大自然变幻莫测的地方,我已经去了两次,第一次是2005年,第二次是去年2010年。如果以后有机会让我再去,我还是要去,我天生属于野外、属于自然,所以我不怕野外和自然,但是我怕人言,怕在面临患难时远离我的人。

图片

图片

图片

生死一瞬间:听起来有点耸人听闻,但却是我在亲身经历了生与死的一刹那间的真实感受,就请朋友们跟我一起,回首我们这群人面临生死的那些时刻吧......

图片

图片

第一个生死时刻:车陷向阳湖。浩浩荡荡、满载着补给、充满希冀的车队,从11月x日出发,感觉颠簸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终于到达了向阳湖,我们绕着湖开了好长时间,足足7个小时。我是第一辆车,和我同车的是陈姐和她女儿嘟嘟,我要带着车队绕过向阳湖河道,同时还得确保所有车辆不能发生陷车,当然我自己也不要陷车。当一段路途中,所有的车都顺利通过后,我便让他们先原地等待,我再继续往前开去找路,我的后面还跟着优尼莫克老张的车、4驱老徐的车,还有老刘的六驱卡车,那个路段我开了过去,可没过一会儿,对讲机里就传来老徐的声音:“张军,我车陷了!”我当时听了并没有当回事,面对这样的路况,我们天天都是在陷车中过来的。当我调回头去回到老徐的车跟前,看到老徐的车时,瞬间有点蒙圈儿了,这车陷得太深,完全不是我们每天都会面对的简简单单的陷车,而是。。。。。。。

我赶紧用对讲机呼叫,想叫其他车上的人过来帮忙,心想人多力量大嘛。结果,叫了半天也没有一个人回答我,我来不及想那么多了,自己先赶紧下车去看看,怎么能把老徐的车给搞出来。老徐的车上拉着我们一行人的给养呢,他的车不挖出来,我们谁都别想从这无人区出去。不一会,骆驼开车过来了,我先让老张开车拖拽老徐的车,拖了一会不见车动弹,我又让老刘的车和老张用两台车一块儿拖,结果老徐的车仍然纹丝没动,我赶紧跑回自己车上,问陈姐,看看对讲机里有没有收到其他同行车辆的回复?陈姐一脸失望看着我无奈的摇头。


图片

图片

当我再次通过对讲机叫其他人过来帮忙时,终于收到老李的回复,答应马上过来。我们等老李赶过来后,一起商量说:用小车的绞盘和两辆大车一块拖老徐的四驱车。随后老李又在对讲机里叫了半天,还是没人回答,他只好开车去叫,终于过了来了几辆老李同伴的车,这时外面已经开始下大雨了,过了一会儿雨就变成了鹅毛大雪,雪花一片一片的打在我的脸上,我看着停在远处没有开过来的其他小车,眼里的泪水不自觉的就淌了出来,感觉眼泪和着雪水在我的眼睛里打转转,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留的不是泪,而是感慨世态人情、那些在患难时远离我的人。

不知道停在远处的车什么时候才会过来,我们在跟前的几个人只能先踩进水里去挖车,铁锹伸进水里、猛地使劲,铁锹纹丝没动,可可西里海拔高,每挖下一锹都要喘好几口气。就这样,我们一锹一锹的挖着,抬眼看见身材瘦小的二蛋,拿着铁锹已经站在了水里,骆驼也站在水里。这样的海拔,站在零下30度的水里,因为担心陷了的车,大伙已经感觉不到冷了。边挖车边流泪的我,赶紧让二蛋上车,让他先把已经进了水的鞋子换下来,他在这次救援陷车后就感冒了,这次行程给他烙下了两二次差一点身亡的记忆......

后来,陈姐和都都让我上车先暖和一下,顺便换一双鞋,她们还帮我用车上的暖气烤已经湿透的鞋子。感觉过了好长时间,老李终于带着深圳队的车过来了,我又一次没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在满眼大片的雪花里,已经分不清是流泪,还是雪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热情似火的老李,动作麻利的把绞盘弄好,然后我通过对讲机叫大伙儿一块儿用劲儿,站在这冰天雪地的里的人们,都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冷了,大家一起喊着:“1,2,3”的号子,试图把老徐的车给拖出来。老徐的车似乎怎么也不愿离开向阳湖似的,只是微微的动了一下,就听“嘣”的一声,老李的车绞盘坏了,我一直紧绷的神经也随着那“嘣”的一声几近崩溃的边缘,看着绞盘坏掉了的跑车,我要疯了!怎么能这样呢?天上的雪越下越大,天也越来越黑,看着车灯直直的照在老徐的车上,就像有一把刀割在我的心,清晰的疼进心脏的最深处,这痛也一阵阵绞着我的大脑,让我失去了正常的思维能力和判断力。老李看到这情形,提议说:“天太黑了,看不到,没办法拖车,明天再拖吧。”我看着身边无助的老徐,再看看其他人无奈的眼神,几乎要疯了,陈姐见状赶紧让我先上车休息一下,然后再想怎么办的事儿。

图片

图片

我一上车就感觉自己有一点感冒,这个时候,我可不想、也不能感冒呀,在高原患上感冒,搞不好可是会面临死亡的威胁的。凭借着脑海中传递出来的意志力,不断坚定着自己的信心,心里默默祈祷着,我可不能感冒啊,42个人的生命在我一个人的手里呢,眼里的泪水不住的、哗哗的往下掉......陈姐他们看着我的眼泪,什么话都没说,他们都知道我的心里的憋屈和难受。就在这时,对讲机里传来铁木真的声音:“领导,我车里有可乐姜汤药水,你喝一点,也许能让你缓和一点”,随后,铁木真把可乐姜汤水送过来给我喝。这时对讲机里不时传来各种声音,一会儿是老李,一会儿是别人,我知道他们是在帮我调整状态。感谢那天参加救援的所有的朋友们,就不一一提你们的名字了。

图片

图片

坐在车里,我慢慢的开始聊天了,陈姐她们也看出我的心绪已经平静了,陈斌、二蛋已经开始计划着明天怎么挖车、怎么拖车了。想着过了今天,明天又会是一个艳阳天,我们这么多人,肯定有办法把老徐的车给拖出来。去TM的今天!不知不觉到了天亮,我们迎来了新的一天。

清晨,我早早的下车,一看外边的地面像镜子一样,地上的水已经成了冰,这要是不陷车,我还能有心情去看看景儿......再一看老徐的车,跟棵大葱一样,还插在水里,刹那间啥感觉都没了,还是赶紧救援寄养车要紧。感觉自己有点咳嗽,还有点头疼,感冒了?算了,啥也别想了,救援寄养车要紧,就这样,救援给养车的念想阻断了感冒的念想。优尼莫克的老张跟我说:“张队,我看了,还是用千斤顶,把车的轮子一个一个的顶起来,这样才是最好的办法”。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我想:老张说的对呀!老师傅,就是有经验!说干就干,我和二蛋、骆驼、老张。。。。。。迅速开始了一天的千斤顶活动,终于在下午的时候4个车轮都升起来了。我们把车上的物资全部卸下车来,然后用老张和老刘的车拖,一下就把陷了一天的车给拖了出来,大家看着被拖出来的车,兴奋的不得了。陈姐和老王也做好了清炖羊肉,我们饱餐一顿,继续向着可可西里进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