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 >>四大无人区,那一场穿越生死的记忆(三)

四大无人区,那一场穿越生死的记忆(三)20天
  • 2010年12
  • 乌鲁木齐市
  • 西藏 、 青海 、 新疆
  • 50000元

马良 _ 孙茜茹 - 往后余生

   这时的陈姐正躺在她女儿嘟嘟的怀里,嘟嘟嘴里不停的叫着妈妈,妈妈,我已经实在是听不得这叫喊的声音了,所幸陈姐眼睛是一一眨一眨的,就是泪眼汪汪,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我嘶声喊叫着医生!医生!。我的大脑在不断加深的刺激下又一次陷入乱遭遭的境地,发疯般的一会叫这个一会叫那个,完全没有办法能安静下来,满脑子里打转转的都是陈姐和二蛋躺倒在那儿的身影。



   陈斌实在看不下去了,过来对我说:先定定神,目前只是二蛋和陈姐状况不太好,我和嘟嘟没事儿,二蛋的情况又比较严重,得赶快想想办法。这句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时,包汉已经给二蛋和陈姐输了氧气也打了急救药,我赶快把本色车上的人换到其他的车上,再让二蛋和陈姐躺在本色的车上,安排包汉坐在车上看护他们俩。其他的人交代给骆驼,让他收拾并负责善后,我只想赶快带上载有伤员的车往外冲,满脑子只想着要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我边开车边流眼泪,那天的泪腺超级发达,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多泪水不自觉的就往外涌,怎么抹也抹不掉。坐在我副驾的大江不时的用对讲机问后车上的包汉:陈姐和二蛋有没有什么情况,得到的回答也都是没什么好转的迹象。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应该快有一个小时了吧,对我来说那是此生最漫长的一个小时。



   包汉通过对讲机告诉我们说:张军,陈姐和二蛋WC”我一听这话,一直紧绷的神经倏地松了下来,原本只是憋着默默流眼泪的我,突然之间“呜呜”地哭出声来,感谢上帝,能上WC就证明他们情况已有所好转了,我何其庆幸和感恩陈姐和二蛋已经开始好转了。



   停下车,我还都不敢去看陈姐和二蛋,我怕一看到他们,我心里的难过就会压的我喘不上气,我的眼泪就会止不住的流……感觉这一辈子的眼泪全都流在了看似飘逸美丽实则充满凶险和危机的可可西里腹地。现在回想起来,那命悬一线的感觉,那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就像昨天发生的事,像是被刀割过一般深深的刻在脑子里。看来我这辈子是没办法忘记了,当时的无助、恐惧和近乎绝望,在我曾经自以为强大的心灵里烙下深深的伤痛,人在绝对的自然面前面对死亡的一瞬间,渺如尘埃!


  后来我才知道,二蛋之所以反应那么强烈,是因为感冒影响到身体的状态,才受到了重创,至于我自己,是回到乌鲁木齐后才彻底发
作。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是潜意识支撑着我,也麻木着我病体的神经,占据脑海的只有怎么能尽快走出去救人的执念。这便是我在可可西里经历的第二次生死经历。


        未完待续,继续关注。


评论